【传统文化】中国十二时辰的优雅味道值得一看!

  近日一部热播剧,引发了观者对中国古代纪时法“十二时辰制”的关注。你或许才惊觉:时间之外还有“时间”。十二时辰,时序分明,映刻古人对天地万物的洞察与感知,睿智而长情。夜半时分,于正在你面前流逝的24小时,打捞古老而诗意的十二时辰,给生命以时光,给时光以美好。

  夜半,又名子夜、中夜,乃十二时辰的第一个时辰,夜色最深重之时。古人将夜晚分为五个时段,五更计时制中,一更相当于现在的19点到21点;二更是21点到23点;三更是23点到凌晨1点;四更是1点到3点;五更是3点到5点。子夜为三更,因而『夜半三更』指深夜时光。

  鸡鸣,或曰荒鸡。夜达四更,天慢慢变亮,但仍然属于黑夜。『鸡鸣』一词作时间使用,源于《春秋左传正义》中『鸡鸣而食,唯命是听』之句。鸡被古代汉族人民褒称作『知时畜也』。《韩诗外传》中赞颂鸡云:『守夜不失时,信也。』俗云:雄鸡三唱天下白。

  平旦,又称黎明、日旦,为太阳露出地平线之前,天刚蒙蒙亮。《孟子·告子上》中的『平旦之气』是迄今所见到的『平旦』一词的最早用例。此时为五更,或云五鼓,鸡仍在打鸣,故有五更鸡的说法。人们也渐从睡梦中清醒。

  日出,亦称破晓、日晞,指太阳升出地平线之时,光耀大地。日出一词最初见于《诗经·桧风·羔裘》:『日出有曜,羔裘如濡。』此时是古代官员上早朝的时间。官员来到衙门,首先需清点人数,因点名时恰是卯时,因而,将『点卯』称为上班报到的说法便沿用至今。

  食时,亦称早食、宴食。这一时段,正是古人吃早饭的时候。秦汉时期民间一天吃两顿饭,并以『朝食』为主餐。食时一词,早在《礼记》中便已出现了。如:『故君子仕则不稼,田则不渔,食时不力珍,大夫不坐羊,士不坐犬。』

  隅中,也叫做日禺。此时临近中午,大雾散去,艳阳当空。『隅中』一词最早出现于《淮南子·天文训》:『日出于旸谷……至于衡阳,是谓隅中;至于昆吾,是谓正中。』

  日中,又名日正。这时太阳行至中天,烈日当头。上古时期,人们把这一时段作为到集市去交易的时间标志。《易·系辞下》记载:『日中为市,致天下之民,聚天下之货,交易而退,各得其所。』

  日昳,又名日央、日仄等。太阳偏西,以中天为界,这时的太阳与隅中相对。『昳』,《说文》释为『日昃 [zè ]也。』『昃,日在西方时,侧也。』

  晡时,或曰夕食、馎[bó]时,是古时汉人吃第二顿饭的时段。古时『晡』与『馎』相通。《说文段注》解释:『馎,申时食也。「馎」,一作「晡」引申之义。凡食,皆曰馎。』

  日入,又叫日没、日沉。这时,夕阳西下。《庄子·让王》中有:『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。』之语。古人将『日出』和『日入』分别作为白天和黑夜到来的标志。《元史·日历志》云:『日出为昼,日入为夜。』

  黄昏,亦称日暮、日夕,指夕阳沉没,万物朦胧,一更欲黑而未黑。《说文》曰:『黄,地之色也。』又说,『昏,日冥也。』诗人屈原在《离骚》中初次使用黄昏一词:『昔君与我诚言兮,曰黄昏以为期,羌中道而改路。』

  人定,也叫定昏、夤[yín]夜,乃一昼夜中十二时的最末一个时辰,二更夜已深,该安歇入眠。人定即人静,《孔雀东南飞》有『奄奄黄昏后,寂寂人定初。』的诗句。